小说叫做《长相思九头妖独宠纹小六》是“作者戎华”的小说。内容精选:但如今一想到在那九头妖的心里,是一直把她当作这个家的女主人。小夭竞羞红了脸颊。她微微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坐起身来,去看看角落里吊着的秋千架。没想到这九头妖真是细心,连秋千架都和回春堂里的一模一样...

长相思九头妖独宠纹小六

阅读最新章节

当小夭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那张玳瑁做的床榻上。她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毛球的身影。“这只鸟儿竟把我自己丢在这里,真是和它的主人一样,对别人心狠,对自己更心狠!”灵石里此处不只出现过一次,这里便是相柳为小夭在清水镇安的家。上次逃婚到此处都没有仔细瞧过。但如今一想到在那九头妖的心里,是一直把她当作这个家的女主人。小夭竞羞红了脸颊。她微微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想要坐起身来,去看看角落里吊着的秋千架。没想到这九头妖真是细心,连秋千架都和回春堂里的一模一样。但刚一起身,瞬间的眩晕让她猝不及防的倒了下去,倒在了一个人温暖的怀抱里。两颗心同频牵引着一起跳动,一缕白发轻抚小夭的脸颊。小夭的心像是被电光火石击中一般,剧烈颤动。四目相对之时她不禁沦陷在了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眸里。但这温柔却是稍纵即逝的,相柳很快便移开了目光,眼神开始变得冰冷。随后撤开了自己扶着小夭的手。“皓翎大王姬,此时你不应该在五神山待嫁吗?怎么跑来了这清水镇,还把自己弄成这副狼狈的鬼样子。”此时的小夭早已从灵石中窥探到了相柳对自己刻骨铭心的情意,那泛滥的爱意再也掩饰不住。她用那双灿如星辰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相柳,好似只要她眨眨眼,相柳便会从这世上消失一般。相柳被她盯的浑身不自在,刻意回避开小夭的目光,不敢与她对视。见小夭没有回话,他又冷冷的说:“真是天意弄人,我们此生本就不该再相见,却又在这清水镇里再相逢。或许我们之间还有些未了的事吧。比如你种在我身上的这个蛊,要如何解?”他终于回过头凝视着小夭的眼睛,却不由得心里一惊,这是他从未见过的一种眼神,她晶莹剔透的眼眸里涌着无限爱意,好像一下秒就要泛滥决堤。

“相柳,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无时无刻不想着解蛊!”在亲眼见过洪江舍生忘死,从海上大涡流救相柳于危难的恩情,和在战场上他同袍泽一起出生入死,誓死不降的震撼后。小夭又怎么忍心再用自己的儿女私情,坏了相柳心中的民族大义。“既然你不想让我知道,那么我便成全了你的这份良苦用心。”

相柳自知与苍玄的决战近在咫尺,面对浩浩荡荡的西炎大军,他与辰荣军一同赴死是必然的结局。但这同命连心蛊却成了他最大的顾虑。在决战之前,无论如何他都会再去见一面小夭的。可不曾想她竟在此时出现在清水镇。相柳语气冰冷的说“你欠我的债务,都还清了,你答应为我做的事情,也都做到了。我们之间本就不该再有任何牵连!既然都说过此生不复相见,那便该断的干干净净。这蛊是我们之间唯一的羁绊,唯有解了它,这场交易才能真正彻底的完结。”此时小夭再看到相柳那伪装决绝冷酷的脸,听到他那故意刻薄疏远的话语,只觉得既心疼又好笑。在小夭眼里,他就像是一个心事全都被大人看穿的孩子,而自己还要配合他倔强的表演。小夭依旧没有挪开注视着相柳的眼眸:“好呀!我也不愿意陪着你这九头妖怪同生共死!最好赶快解了这蛊,我也能早日安心回去嫁人!”小夭心中暗笑,平日里都是你这只九头妖欺负我,这次也该轮到我来戏弄一下你了吧!

只见相柳的目光越发冰冷,窗外也开始飞舞着雪花。小夭竞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痛,难道是蛊的作用?可从前都只是相柳能感受到她的痛,自己却从未感受过相柳的痛。而如今这心痛却是如此真实,这感觉像极了用刀子硬生生的把心剖出来。想到此,小夭竞欣慰的面露一丝笑意“情深者控蛊,九头妖怪你怕是从此再也无法控住这蛊虫了,因为我爱你,不会再比你爱我少。”相柳见小夭用手捂住心脏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安抚,但很快便停止了动作。见相柳不说话,小夭接着说:“所以你找到解蛊的办法了吗?”相柳曾寻遍大荒寻求解蛊之法,白藜族自古乃是巫术最盛兴之地。“此蛊无药可解”便是这白藜族长亲口对相柳所说!“孤阳不生,独阴不长,万物有利一面,则必有害一面,利越大,害就越大,情人蛊亦是如此。它能让有情人心意相通,命脉相连,可情人蛊的蛊虫就像相恋的恋人,脾气多变,非常难驾驭,蛊虫极易反噬,一旦发作,两人俱亡,所以情人蛊还有一个名字,叫断肠蛊。种蛊二人要么同心而生,要么离心而死。情人蛊一旦种下,便无法可解。”相柳接着询问道:“可我这蛊虫便是从另一个人身上引到我体内的,另一个人的蛊便解了,就此看来并非全无解蛊之法。”白藜族长继续说道:“此蛊极易反噬,只有一些执拗的女子,才会养此蛊,即便养成,也很难找到男子自愿种蛊。倘如一方并非心甘情愿种蛊,那种蛊就不算真正成功,除非彼此有情并且都心甘情愿才算真的种下。奈何这情人蛊一旦种下,便不死不休。唯一解蛊的方法便是杀死蛊虫,但是杀死蛊虫需要在宿主濒临死亡的情况下才能成功,准确说只有宿主死了蛊虫才会死。而只要其中的一个宿主死了,那么另一个人也活不了,因为情人蛊依旧生效。唯一的解蛊方法就是两人同归于尽。”常人来看此蛊的确无解,但九命相柳却是个意外。他心中早已盘算好,要用自己的一条命去诱杀蛊虫,再用一条命给小夭续命,这便是世间唯一解蛊的方法了!想到此处,相柳吞吞吐吐的答道:“找···到了,就是解蛊方法有些复杂。”见相柳这幅呆头呆脑的模样,小夭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有些复杂?你是不是听了百黎族族长的馊主意,想用你的命去诱杀蛊虫吗?呵~不愧是九命相柳!命是比常人多些,但也经不住你这般浪费啊!”见小夭满脸得意的嘲笑,相柳又羞又恼,龇出了他那两颗小獠牙,顺势想咬小夭的脖子。小夭伸出手腕对着他晃了晃“想吸血还是等下次吧,现在我可没有富裕的血孝敬您!”见小夭脸色惨白,两只手腕又都有伤口,相柳虽不知道这女人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但还是收起了小獠牙,用自己的灵力愈合了小夭手腕上的伤口。小夭暗想:“我看你这只九头妖还能装到什么时候,明明就对我心疼的要命,却还是这副嘴脸。”小夭竞觉得相柳现在这副假装冷酷的嘴脸甚是可爱,她都忍不住想上去捏一下他的小脸。但她也只敢想想,毕竟现在自己面前可是那神圣不可侵犯的相柳大人啊,她要是真这么做了,估计这九头妖怪会想吃了自己!

小说《长相思九头妖独宠纹小六》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