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里的花”的《我在大明当战神》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二人心中一骇,朱祁镇伸出的双手停在了半空,随后又连忙放下,两人理了理各自的衣襟,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朱祁镇心中暗骂皇太后坏自己好事,眼神瞥了一眼钱皇后,露出一脸生无可恋,失望至极的样子,惹的钱皇后掩嘴笑的眉眼弯弯,随后钱皇后安慰了他两句,好说歹说才让朱祁镇的心情好点朱祁镇对于皇太后实则是非常重视的,不仅仅因为她是朱祁镇的生母,更在于她的强势手段据史料记载,妖后孙若薇手段毒辣,是未来朱祁...

我在大明当战神

免费试读

二人心中一骇,朱祁镇伸出的双手停在了半空,随后又连忙放下,两人理了理各自的衣襟,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朱祁镇心中暗骂皇太后坏自己好事,眼神瞥了一眼钱皇后,露出一脸生无可恋,失望至极的样子,惹的钱皇后掩嘴笑的眉眼弯弯,随后钱皇后安慰了他两句,好说歹说才让朱祁镇的心情好点。

朱祁镇对于皇太后实则是非常重视的,不仅仅因为她是朱祁镇的生母,更在于她的强势手段。据史料记载,妖后孙若薇手段毒辣,是未来朱祁镇发动夺门之变的真正策划者。朱祁镇咂咂舌,越发的对这位凭一己之力从宣宗正妻胡善祥手中夺取帝后之位,在宣宗从殉葬名单中七进七出的妖后孙若薇好奇了。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被"尊称"为妖后。

更没准以后皇太后将是他征战朝堂的杀手锏。

两名太监推开南宫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位尽显尊贵的中年美妇,她头戴镶嵌着珍珠宝石的凤冠,身着细腻的丝绸长裙,裙摆之上则绣着精美生动的牡丹花,流苏摇曳,华美动人。她,便是皇太后孙若薇,朱祁镇北狩时的明朝廷真正掌权者。

朱祁镇牵着钱皇后的手,两人快步来到皇太后的身旁,对其行礼,道"儿子携媳妇,向母亲请安 。"

皇太后遣开太监的搀扶,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朱祁镇的脸颊,不敢相信这就是真的,朦胧的双眼痴痴的看着朱祁镇,"儿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一句回来就好,不知包含着她多少个日夜的思念与大量的金银细软换来的,其中不乏她多次力抗朝廷众臣的非议,和她放下身段求景泰帝和朝廷大员。这其中,全都是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

朱祁镇心中暗自叹气,能感受到皇太后对朱祁镇的爱是真,只不过他不是当初的那个朱祁镇。不过,既然自己成了现在的朱祁镇,那他理应孝敬照顾皇太后,也算是报答原主的舍身之情。

"孩儿不孝,回来应该先给母亲请安,现在却反倒让母亲亲自前来看望自己。"朱祁镇一脸歉意。

孙若薇摇摇头,抿着眼边的泪珠,"在瓦剌的这段时间中苦了你了,是娘做的不好,早知如此,娘当初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去亲征,不然你也不会落得这副模样。"

不去亲征便不会有这么长时间的分离与明朝廷如此多的后续麻烦,也不至于现在落得隐退南宫。

朱祁镇自嘲道:"是儿子给母亲添麻烦了,是儿子丢了咱朱家的脸,白白让母亲担心这么久。"

朱祁镇这是替原主说的,无论如何原主朱祁镇欠国家,欠天下百姓更欠一位母亲一个交代。这份情,现在应由他来还。

孙若薇闻言心中感慨万分,她的儿子,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只凭义气用事的混小子,只不过长大的代价太大了。

孙若薇会心一笑,安慰道:"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就好,你爹你爷爷你曾祖那里,等娘到地下时会向他们一一致歉。"

"倒也感谢你了,祁镇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没少安慰我这个老婆子,你也不容易啊,又要忍着与自己丈夫的分离之苦,又要照顾我这个老太婆的情绪,也是苦了你了,祁镇有你这个媳妇,是他的福分,也是我们老朱家的福分。"孙太后看向一旁的钱皇后,轻轻拍了两下她的手。

孙太后这话说的没错,钱皇后在得知朱祁镇兵败被俘时,耗尽钱财,日夜哭泣,导致自身眼睛和腿部受损。尽管如此,她还四处托人在朝廷中帮朱祁镇说话,可以说,朱祁镇能成功回到京城,与这两个女人的帮扶有绝大的联系。

钱皇后柔情似水,安安静静地听着婆婆的话,微笑着摇头,"这都是媳妇应该做的,只要夫君能回来,哪怕受再多的苦媳妇也心甘情愿。"

朱祁镇内心很是动容,伸出臂膀慢慢将钱皇后搂在肩上。

朱祁镇这时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看着孙太后问道:"对了娘,那个王振现在怎么样了?"

孙太后听到王振,心中顿感一阵恼火,怒嗤道:"你还想着那个狗东西,若不是他在你耳边来回劝你亲征,你又怎会陷身瓦剌,他实在是罪无可恕,早在一年前得知你兵败被俘后,我便将他打入了天牢,待你回来问斩,不过经过在天牢里一年的折磨,现在是死是活还未可知。"

"一条狗罢了,无需怜惜。"

孙若薇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她是真怕朱祁镇会放了王振,毕竟王振可是正统时期朱祁镇最受宠的宦官。

朱祁镇闻言便知道孙太后想错他了,解释道:"母亲说的是,这厮理应当斩,只是……"朱祁镇向孙太后眼示了一下旁边的人,孙太后瞬间读懂了他的意思,随即遣散了随行的宫女太监,朱祁镇满意的点点头,也让钱皇后自己先回去睡觉,不是不相信钱皇后,只是他将要说的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况且钱皇后身边并没有什么势力,知道的越多,反而越不利于她的安全。

朱祁镇压着声音继续说道:"儿子怕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所以想借他之口看看能否敲出点东西。"

孙太后得知朱祁镇并无放了王振之意,内心先是狠狠松了一口气,毕竟,他若真想放王振,她这个做母亲的还真不能说什么,而且,景泰帝肯定是十分乐意,毕竟没有王振的这番助推,朱祁钰也不可能当上皇帝。

等等!孙太后想到这里,内心顿时一惊,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她的脑海,然后用似疑非疑的眼神看向朱祁镇,只见朱祁镇笑着点点头。

孙太后紧皱着眉头,"那这件事就非常麻烦了,但如果真是想的那样……"孙太后眼神露出一抹狠色,"那我也不介意皇座再次易位。"

凡是别有用心伤害她儿子的,都不行!

朱祁镇着实被孙太后的话给惊到了,暗叹自己这位便宜老娘是真的狠。

朱祁镇连忙制止孙太后再想下去,"别别别,娘,这毕竟还只是个猜测,不足当真,况且依照我现在的实力,没有丝毫胜利的把握,儿子我现在还想好好活着呢。"

孙太后点点头,随后笑着摸了摸朱祁镇的额头,"我儿长大了。"

朱祁镇说的不错,不管土木堡之役有没有其他因素,但现在他终究是势单力薄,自他兵败被俘后,以前还挺他的老臣也在景泰帝登基后归顺了景泰帝。他朱祁镇现在也仅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囚徒"。

所以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还有一件事娘,明天皇帝可能会给我安排服侍的太监,你看能不能把那个人定为林二狗,宫里人都叫他小林子,这人我看着挺老实的,我很喜欢。"

朱祁镇特意将林二狗的名字加重。今天和皇帝吃完饭忙着回去就忘记给皇帝说小林子的事了,况且他也不确定皇帝会不会同意,所以,他便想借孙太后之手敲打一下皇帝。

孙太后又何尝不知道朱祁镇的意思,简简单单的答应了,也没有问他说的这个小林子是否可靠,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儿子。同时她也真的希望朱祁镇能在瓦剌的这段时间里有所改变,这样,即使是丢了皇位,也未尝就是一件坏事。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些家常,孙太后便回去了,但她的内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今天给她的信息量太大了,以至于她都怀疑眼前的朱祁镇究竟是不是他的儿子,

实在是目前的朱祁镇给她一种陌生的感觉,以前的他性格绝对不是这样。但她却实实在在的能感觉到这个人就是她的儿子,所以她觉得可能是朱祁镇在瓦剌受到了刺激才性格大变,想到此,她不免心中又是一阵心疼。

随即她晃了晃脑袋,轻笑道:"真是老糊涂了,自己的儿子还能怀疑真假。"

朱祁镇看着孙太后远去的背影,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说出这件事是对是错,毕竟这都只是一个猜测,一旦两人为此付出行动,就可能随时丧命。

他能有这份猜测,全是因为系统第一次给他下达了任务!

征服暗杀者!

他对这份突如其来的任务很是疑惑,所以他在想,这是不是就意味着系统提醒他将会有人派人暗杀他。

他猜测这个人会是景泰帝,毕竟自己是目前是景泰帝帝路上最大的障碍。不把自己铲除,景泰帝不会安心。

面对皇帝的暗杀,他觉得如果自己想要完成这份任务,就必须得到一位权力极大的人的帮助,他将这个人定为了孙太后。

目前他相信的人只有孙太后,其一孙太后是自己的生母,没理由对自己下黑手。其二,在瓦剌的日子全靠孙太后和钱皇后两人自己才能安全回京。其三,便是目前只有孙太后有能力帮助自己。毕竟她监管朝廷年份不短,手下势力盘根错节。

不过那些现在还都是后话,他目前最主要的目的是想想怎么完成系统下达的任务,这毕竟是系统第一次给他下达任务,他多少还是带点私心的,他有预感,只要这次自己完成任务,将会获得系统派发的丰厚奖励,没准自己的路,将从这里"向上"走。

远在慈宁宫之中,孙太后遣散了众仆从,自己独自坐在檀木桌旁,面前摆放着文房四宝,她拿起毛笔在一张纸上勾勾画画一番,就在落笔的那一刻,她的后面多出了一个黑衣人,孙太后将刚写好的纸叠好递给了那名黑衣人,"去吧,别露出痕迹。"

当然朱祁镇肯定是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此时正在高高兴兴的查看着系统属性页面:

宿主:朱祁镇

武力值:20

智力值:30

武功:无(武林秘籍易筋经尚未激活)

储物:长寿丹一枚(增加十年寿命)

……

小说《我在大明当战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