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港综:我的徒弟遍布诸天》,这是“暴雪封山”写的,人物方清林金麦基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看其衣着,应该都是附近的居民,死亡时间不超过十二小时。眉头一锁,方清林暗骂道:“孽障,竟然不按剧情走,害了其他人。”而一旁的钟发白定睛一看,发现还真有妖魔鬼怪之属立马喊道:“你们退后。”说话间他已经冲到了行尸堆里...

港综:我的徒弟遍布诸天

港综:我的徒弟遍布诸天 在线试读

没成想这钟发白身手着实不凡,一个箭步跨至孟超身边,双手使出擒拿一招就缴了孟超的枪。

看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的五人,钟发白也有点懵逼,自己上个厕所的功夫,家里怎么就来了人,不过此时被金麦基用枪指着他也来不及多想,本能的挟持孟超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警察!”除了方清林外,其余四人异口同声道。

“警察?”钟发白想过很多种可能,但这个回答着实还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由的继续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抓鬼!”

眉头一挑,钟发白带着些许得意的说道:“抓鬼?开什么玩笑,有我钟发白在,方圆二十里的鬼早就跑干净了。”

“这么拽?”听着钟发白牛逼哄哄的自我介绍,何芬妮三人不由的感慨出声,只有方清林笑眯眯的看着只打巅峰赛的千鹤道长装比。

看了看三人的证件,钟发白放开了孟超,走到一旁打开灯说道:“哼,我五岁学医,十六岁成名,二十岁无鬼可抓只能开杂货铺糊口。”

“钟师傅牛皮。”机灵的金麦基当即就是一记马屁奉上,刚准备继续说好话的时候,大门突然被撞开。

突如其来的响动,吓得孟超跟胡枫猛的蹦起躲到了金麦基的身后,其余人循声望去,发现竟然是四只摇摇晃晃的行尸走了进来。看其衣着,应该都是附近的居民,死亡时间不超过十二小时。

眉头一锁,方清林暗骂道:“孽障,竟然不按剧情走,害了其他人。”

而一旁的钟发白定睛一看,发现还真有妖魔鬼怪之属立马喊道:“你们退后。”说话间他已经冲到了行尸堆里。

只见他凌空跃起连出三脚将三具行尸踢开几步,落地后双臂一架将最后一具行尸推至墙边,趁其不备从袖子里掏出了特制的符签狠狠刺入其心脏。

行尸嚎叫一声,嘴里喷出淡黄色的半透明血沫。

之所以不是红色的鲜血是因为行尸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僵尸,而是被高级僵尸吸干血后,被残留尸毒转化出的怪物,实力不高,加上体内鲜血已经被抽干,所以其喷出的是一些组织液夹杂着一点残留血液。

轻松解决一只,钟发白的面色却凝重了三分,因为这些行尸的实力太强了!行尸实力越强,代表转化它们的僵尸实力越高。

不过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眼看另外三只行尸围了过来,他再次使出连环踢,将两只行尸踢飞,随即双手环抱最后一只行尸头颅,自己则是后撤步配合双手发力,硬生生的将其按倒在地。

利用膝盖控制住行尸的挣扎,再次抽出一根符签硬生生从背后插入其心脏部位。

看着钟发白凌厉的身手,干净利落的动作,方清林连连点头:“实力确实不错,估计已经有练气境了,一般的孤魂野鬼行尸游僵确实不是他对手,在这个时代已经称得上一声高手了。要不是碰上三宅一生,这点小鬼还不够他热身的。”

思索间,最后两只行尸也被钟发白轻易摆平。

喘息几声后,他面色凝重的对着孟超道:“你去后院捉两只鸡,你们两个配合我,我要开坛做法。”

四人没有应声,而是转头看向方清林,见其点头后立马行动起来。

此时钟发白正在不断的从房间各处拿出法器,简单清理下就拿到屋外的法坛上,做着开坛前的准备,从其法器落灰甚多的样子不难看出,已经有年头没有使用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法坛上的法器越来越多,钟发白还手脚麻利的把所有法器都擦拭了一遍,让其看起来新了不少。

“鸡来啦。”孟超好似那进村的小八嘎,笑呵呵的拎着两只大肥鸡快步跑来,就在他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女尸咆哮着猛然扑出。

转头一看,孟超魂都吓飞了,嗷嗷叫着朝众人跑来:“我滴妈呀,师傅救我。”

钟发白眼神一厉,拿起桃木剑翻身越过法坛,几步冲到孟超身前拦下女尸,嘴里喊道:“把鸡杀了放血!”

一交手,钟发白心中一沉:“这女尸实力好强。”

“邦邦邦。”桃木剑连连劈斩在女尸身上,但却没什么效果,钟发白怒喝一声单手接引调动体内不多的法力狠狠一记莲花掌印在女尸身上,将其击飞一米多,但其落地后立马弹起身上确实毫发无损!

看到这一幕,钟发白有些头皮发麻:“关节活动自如,体魄坚韧如铁,但观其尸气浓度却并不太高,古怪太古怪了。”

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却气得他头发倒竖。孟超跟金麦基一人拿刀一人拿鸡,推推搡搡磨磨唧唧,胡枫更是站在一米开外不断的瞎指挥,但愣是没人敢下手杀鸡。

“我靠,坑货。”暗骂一句后,他转头继续朝着女尸猛攻嘴里喊道:“你们踏马别磨叽了,快点杀鸡。”

这时候方清林看不下去了,上去一刀斩断鸡脖子,浓稠腥臭的鸡血落入碗中,横了一眼坑货三人组:“你们三个废柴,杀只鸡都费劲,还警察呢。”

抽空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鸡终于杀完了,钟发白大喜过望,用力一脚将女尸踹飞,几步跑到法坛前给桃木剑浸满鸡血后朝着屋里喊道:“点燃七星灯,千万别让灯灭了。”

屋里的何芬妮在听到命令后立刻将七星灯点燃。

随着随后一盏莲花灯绽放出摇曳的火苗,钟发白立刻感觉到磅礴之力自天穹降临落入自己的身躯之中,他本能的将其灌入桃木剑,怒喝一声翻手狠劈女尸。

凌厉的破风声中,女尸惨嚎一声倒飞几米,身上也出现了一道好似被火烧过的焦痕。

这时候一直旁观的方清林却有些讶异:“没想到这钟发白竟然是星斗派的传承,不过这传承似乎不太全,只有七星借力法,没有北斗降魔剑法。”

星斗派,茅山传承中记载的一个古老门派,擅长借助南斗北斗两大星宿的力量战斗。南斗主生,北斗主死,一套七星灯配合北斗降魔剑法,威能无穷。

此时场中钟发白占尽了上风,一套不知名剑法耍的虎虎生风,桃木剑接二连三的劈在女尸身上,砍的她嗷嗷惨叫,身上伤痕一道接着一道。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女尸被砍了这么久,依然是皮外伤,尸气都没被打散多少。

钟发白心下焦急:“这女尸怎么回事?我都砍她二十多剑了,换个僵尸早就被我剁碎了,怎么她还只是轻伤?”

小说《港综:我的徒弟遍布诸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