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天地日月神域》,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柳羽天虚宗,由大神作者“云间一缕风”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这落炎山脉可谓是周边国度最大的山脉,越往北越寒冷,据说在那里火焰都不能点燃,是传说中绝境中的绝境。随着日头的不断偏西,柳羽终于快到目的地了。此处已经接近云苍山的深处,会有小的凶兽出没。他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断的观察着四周...

天地日月神域

免费试读

一年的时间匆匆而过,在淳朴的乡亲们帮助之下,已经十三岁的柳羽倒也长的黝黑结实,成了个半大小伙子。

虽然每日里看到地头的墓碑柳羽还是禁不住的悲伤,但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如今他的情绪倒是比一年前好多了。

村里的几个小伙伴偶尔也会找他玩儿,虽然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有些孤苦难耐,但一个人的生活倒也能够渐渐习惯。

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来的有些早,看着漫山遍野的绿草和野花,忙着春种的柳羽一刻也不敢歇着。

自家的三亩六分地,比较重的活计在邻居张大叔的帮助下已经干完,这两天得尽快将种子下地,不然等到春雨来临后就有些晚了,而且今天得趁早去山上林子里看看下的吊脚套是否有收获。

这吊脚套的手艺是跟着柳老爷子学的,专门给兔子等小型走兽下的陷阱,偶有的收获也能帮着山里的人打打牙祭,在这方圆几十里的山林里端的好用。

等到把地里的种子都已经播撒完毕后已经过了晌午,柳羽将篮子往地头一放,手里揣着一块干馒头,腰带插着一把镰刀就急匆匆上山去了。

满山的树木刚刚发出新叶,翠绿翠绿的,和煦的春风吹在脸上痒痒的,安静的山林间只有飒飒的风和脚踩在落叶的声音,久违的笑意也浮现在了柳羽的脸上。

他手里扯了一根细长树枝边走边甩动着,向着目的地快速赶去。

因为常年的打窝、吊脚套,靠近村庄附近已经很少有小动物游走了,柳羽下吊脚套的地方距离山村有将近二十多里的山路,快的话在天黑前应该能赶回来。

这三山村附近的群山其实有个官名叫云苍山,云苍山可以说是崇乾国最大的山脉,南北几乎横贯整个国度,被称作崇乾国的龙脉。

到了三山村的地界,其实已经临近崇乾国的北部边界,再往北就到了绵延万里的落炎山脉。

这落炎山脉可谓是周边国度最大的山脉,越往北越寒冷,据说在那里火焰都不能点燃,是传说中绝境中的绝境。

随着日头的不断偏西,柳羽终于快到目的地了。

此处已经接近云苍山的深处,会有小的凶兽出没。他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不断的观察着四周。

还好一切都很顺利,跟随着原来做的标记,在临近陷阱几丈远的地方已经听到了动物受伤的呻吟声。

确定周边没有危险后,柳羽快步上前,远远的就看到一只全身灰毛的长耳兔困在陷阱内,已经折腾的没了力气,被绳索套住的右后腿已经血迹斑斑。

见到有收获,还是肉质最鲜美的长耳兔,已经两三个月没见过肉星的柳羽高兴坏了。

急忙冲上去抓住了猎物,这兔子听见有动静,挣扎着想要起来逃跑,奈何全身早就没了力气。

柳羽麻利的将兔子四脚用绳索固定好,放进提前准备的口袋,紧裹在背上绑好后,将下吊脚套的材料收拾好,准备再找个地方重新布置。

可就在此时,离他不到十几丈的地方正站着一只满身伤痕的青狼,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柳羽,脸上的血还在不断地往下滴。

看到这只孤狼,柳羽暗道一声“不好”,赶紧扯出腰间的镰刀当做武器,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青狼。

根据义父原来的说法,这青狼非常凶残狡猾,大多时候是群体出现,现在仅发现了一只,要么是在等待同伴,要么就是被赶出狼群的狼王竞争失败者,成为了一只孤狼。

从其身上的伤痕来看应该是后者。即便如此柳羽也不敢托大,他是不可能杀死这只青狼的,必须尽快想办法离开此地。

还好现在是森林深处,到处密林遍布,青狼的速度应该发挥不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柳羽不再犹豫,扭头就向来时的路跑去。

青狼一看眼前的猎物竟然要逃跑,也不再迟疑,一跃而出,可是在落地的时候,他的一只前足明显受伤严重,竟然一骨碌在地上打了个滚才挣扎着爬起。

这一幕被回头的柳羽看了个正着,心底不由地暗道一声侥幸。

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那只青狼爬起来后继续跛足向他快速追来。

就这样,一只受伤的孤狼和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小孩在这山林里不断上演着生与死的交锋。

天色渐渐被黑暗笼罩,淡淡的月光洒下,黑压压的密林中只能隐约看清道路。

此时的柳羽早已迷失了方向,累的直喘粗气,后面的那只孤狼比他也好不了多少。

这只孤狼在逃出狼群到现在已经独自流浪两天了,因为受伤严重,一直也没有进食。

看到柳羽和他背上散发出淡淡血气的兔子气味,两眼绿光的青狼也是拼了命的一直追赶,它必须进食才能活下去,而眼前的猎物就是最好的选择。

就这样一人一狼在追逃间已到了月挂半空的深夜。柳羽的鞋丢了一只,脚上已经满是血痕,累的已经只能向前慢慢挪动。

而那只孤狼比它更惨,受伤的前足蜷缩起来已经不能着地,身子摇摇晃晃,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会倒。

就在这时,借着变得明亮的月光,柳羽远远的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陡坡。柳羽好像看到了生的希望,迈着沉重的步伐,挣扎着想要爬到山坡上。

等到他来到跟前,竟然发现下面还有一个山洞,洞口像是被人用一块大石匆匆封闭过一般,长满野草的洞口约莫半丈高,隐约间在上面留下一道仅能通过一个小孩的缝隙。

此时的柳羽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最后的力气竟然迸发出来,快步挣扎着冲向了洞口,奋力的爬向那洞口。

紧随身后的青狼看到这一幕也发了狂,害怕即将到嘴的猎物就此逃掉,一跳一跳的竟然也向前逼近。

十三岁的柳羽经过三年多的农耕锻炼,身高也要1米6左右,但要爬上这略有些光滑跟他齐高的石头还是有点难度,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更是难上加难。

十米、五米、三米,随着青狼的不断逼近,柳羽能够感受到一股血腥味已经笼罩了他。

多亏了这半晚上的追踪,他对青狼的恐惧已经有些习惯,不然非得当场软坐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柳羽往后退了一步,用尽全身力气向上一跳,竟然一下抓住了石块顶部的一个凸起,猛地一拉,左脚踩在石块的一个凹陷处,竟然让他翻了上去,而此时青狼也是一个猛蹿,嘴巴挨着他受伤的脚面一晃而过。

来不及高兴地柳羽迅速让整个身子钻进了洞里。

山洞里一片漆黑,伸手难见五指。此时的柳羽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直接就瘫倒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外边的青狼看见到嘴的鸭子竟然就这么飞了,恨不得也钻进来。

围着洞口摇摇晃晃走了几个来回,奈何它受伤严重,加之体力不支,根本不可能爬进去,最后只能卧倒在洞口耷拉着舌头喘着粗气。

不一会,一人一兽双双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柳羽被外边一阵刺啦声猛地惊醒,睁眼的那一刻,他就浑身一个激灵。

昨天晚上他实在是太累了,刚醒的那一刻才想起自己被一只狼追,赶紧坐起来看了看身上,除了丢了鞋的右脚受伤疼痛外,其他地方也就顶多一些刮伤。

柳羽跳着向外看了看,外边已经大亮,那只狼还在外边。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狼也有了精神,在外边不断的尝试着想要爬进来,奈何这石块太过直立,虽然高度不是很高,但是对于受伤的青狼而言却难于登天。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好消息,青狼最长10天左右进食一次也饿不死,但柳羽就撑不住了,困在山洞里只能等死。

出去更不行,一出山洞保准被活活咬死。看来昨天晚上选择逃进山洞也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想到这里年幼的柳羽顿时有些头疼。

十三岁的他在八岁之前很幸福,但在八岁之后他的人生就像是跌入地狱一般,总有不幸的事情发生,让他幼小的心灵变得过分成熟,性格也被锻炼的很坚强。

记忆中那刻骨的仇恨和亲人们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让他对生活一直抱有警惕之心,一年的孤独生活也让他学会了独立克服困难。

定了定心神,这山洞自他进来还没有向里面摸索,根本不知道大小和深浅,既然外边已经是死路了,那就向里面找出路。

小说《天地日月神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