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病成庸医

主角白长舟月牙的古代言情《久病成庸医》,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莫雨落花”,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赶紧给我滚,说了不治就是不治,你是听不懂,还是聋了,赶紧滚远点”本来是一个寂静的小巷子,但是却被一阵高昂的声音给打破了只见从一个小院落里跑出来一个大汉,摸着被打疼的屁股说:“什么神医啊,我看就是一个庸医罢了,连小小的伤寒都治不好,我呸……”这时门里走出来一个稍微魁梧些的女孩子,只见她撸起袖子,一只手还拿着一个碗口粗的棍子,笑着说:“还真有不怕死的,是不是刚刚打的你还不疼,要不要再给你几下,我...

在线试读

“你给我开一剂打胎药,多少钱都没有问题。”白衣女子笑着说,这么肮脏的血液就让它断在自己这里吧。

余沉沉二话没说,就拿起笔写了两张药方。“这个是打胎药,这个是补药。先吃打胎药,等流干净后,再吃补药,而且这补药最好是能吃上一个月,要不然亏损的身子可补不回来。你这好看的脸蛋也会有缺陷的。”

“我知道,多谢余大夫。”白衣女子拿着两张方子很感激的点点头。

“不过,你我都知道,这治标不治本,你要是想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你可以这样做……”余沉沉对着那女子耳语了一阵。

只见余沉沉说完后,那白衣女子脸都红了,她怎么能教自己房事中如何不怀孕的方法呢。不过看余沉沉的样子,她应该只是像所有的大夫一样,给自己的病人提供建议罢了。

“小姐,你好端端的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啊。”红桃本来就不喜欢余沉沉来万红阁,更何况还对一个花魁说那么多。

“你不懂。”余沉沉笑了笑,要是能选择,谁愿意选择做皮肉生意过活。就像自己一样,如果能选择,她也不愿意一辈子都靠推椅行走。

今天看诊的费了不少时间,所以等两人回去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红桃将门关上后,就去了厨房给余沉沉煎药了。

余沉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书桌上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东西。

“五弟,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啊。”太子白新舟看着突然来过来的人笑着问,要知道他可是头一次这么晚还过来的。

白长舟脸色不好看,让一边的侍卫都退下,然后着急的问:“三哥,听说常太傅的身体更严重了是吗?”

白新舟苦笑着说:“你我都心知肚明,父皇是不会让常太傅活下去的,现在这样,或许还能保太傅家人安全。”

“哼……他还以为只有常太傅一个人进谏反驳他吗?”白长舟很是看不起皇上的行为,都一把年纪了,还想长生不老,招了一批又一批的术士给自己炼丹。

如果不是这些年有太子在一旁帮忙处理政事,他这个皇帝根本就坐不安稳。

“小心隔墙有耳。”太子虽然不介意这些,但是还免不了为这个弟弟担心。

“还是我愧对了太傅了,只希望他能走的安稳些,太傅家里的人,我也会好好安顿好。”太子拍了拍他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因为他早就在部署了,就算是救不了太傅,他也要让太傅走的安心。

“哥哥放心,我会找到办法救好太傅的。”白长舟虽然不知道三哥是怎么想的,但是太傅不光是太子的老师,也是他的老师,可以说他长这么大,能成才,常太傅功不可没,他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常太傅就这么死去。

“长舟……”太子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有办法,他肯定会竭尽全力去救治常太傅的,可是……现在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父皇已经给太医院下旨了,任何太医都不允许去给太傅诊治,而且常太傅的门前还有人看守着,就连民间的大夫也不得入内,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他没有太子这个头衔,他早就不顾一切的带人冲进去了。

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还有很多顾忌,所以他畏手畏脚,根本不敢和父皇抗衡,只能看着自己的恩师病痛缠身。

“月牙……”白长舟站在院子里,把月牙和月落都叫了出来。

“五殿下,时间很晚了,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吗?”月牙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穿着衣服走了出来。

白长舟看着他一副懒散的样子,然后看向一边穿着整齐的月落,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说:“到底谁才是主子?派头比我还大,真是反了天了。”

月牙听不懂这些,只是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夜空,问:“五殿下,你有什么事赶紧说,说完我好回去继续睡觉。”

看着五殿下生气了,月落只能恭敬的问:“五殿下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属下去做。”

“这还差不多。”白长舟白了一眼月牙,然后将明天要去见那位传闻中的大夫的事情说了出来,并表示无论如何都要让对方答应出诊,就算用强的把人抓过去也没关系,他会给十倍百倍的诊金给对方,就算对方不要,自己也可以向他道歉,毕竟是为了救常太傅的命,这些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后就让月牙和月落去库房准备厚礼,因为白长舟准备来一个先礼后兵,毕竟是人就没有不喜欢钱财的。

第二天一早,白长舟早早就醒了,看着月牙和月落准备的礼物,他满意的点点头,他就不相信这么丰厚的礼物,对方还能不心动。

“小姐,今天天气变冷了,喝过药后,衣服还是要披上的。”红桃端了药进来,还不忘叮嘱一番。

“知道了。”余沉沉笑着接过药碗,慢慢的喝了起来。

叩叩叩……

“有人在家吗?麻烦可以一下门。”月牙带着白长舟熟门熟路的过来了。

不过,见大门紧闭,一直敲门也不见有人回应,月牙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无奈的看向白长舟,问:“五殿……公子,现在要怎么办啊。”

“笨死了。”白长舟瞪了他一眼,然后让月落飞身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

月落点点头,然后快速的飞上去看了一眼,说:“应该是有人的,我见厨房还生着火,可能是人在房间里,没听见。”

“继续敲吧……”白长舟看着月牙,示意他快去叫门。

叩叩叩……

“开一下门啊,我知道家里有人,你快开一下门吧……求你了……开一下吧……你快开一下吧,要不然我就要被我家公子的眼神给……瞪死了,拜托了……开一下门吧……”

本来是正常的叫门声,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味了。

左右的邻里听到了这股怪味都忍不住伸出头看一下,想知道是谁这么有才,叫的这么有意思。

小说《久病成庸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