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时终》是由作者“多自乐”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安德里亚贝兰托,其中内容简介:如果有比较记仇的“被害人”有能力搞开3把大锁来取自己狗命时,他会在那之前从容的挪开老板椅,掀开暗门,那是一条通向生还的地下隧道。打开客户留下的档案袋,里面只有一张a4纸,上面是目标个人简历:程颖,女,43岁,未婚,毕业于xx大学,爱好读书,个人特长是一直读书,职业简历为2001年开始在“雏狮”集团公...

时终

阅读精彩章节

20年后,Z国H市,世界最繁华的国际都市之一,夜色霓裳,宛如明珠。

璀璨夺目之下,城市边缘地带,不起眼的公寓楼下停靠了一辆商务轿车,西装革履精明干练形象的张伟拎着办公包,走进不起眼的公寓商铺。

如果说用商铺模式来定义,那这里是杂货店类型,如果不能用普通的杂货店模式来定义,那就叫“百变神棍大全劳保店”好了。

左门贴的是Z国正牌门神秦琼秦二爷,右门斜挂着M国家喻户晓的圣诞老人,入门见头顶三悬,悬的是桃木剑、斯巴达利矛、巴雷特狙击枪(张伟在黑黝黝的枪口下仔细辨别,是木雕喷漆工艺品),10多平米呈长方形的通透小户型,左右立着铝制货架,茅山的符箓、整袋儿的糯米、纸扎的童子、祭用的长香、铜溜的圣子、瓶瓶罐罐的透明液体、鬼怪奇异的泥偶小人、和尚敲的木鱼、魔法师的长袍等等等等,琳琅满目,五花八门,乱七八糟。半当中横着一张办公桌,钉着银铸的带把圆镜正对店门,桌子上只有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盆百合花,桌子后面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一身黑色西装,干净利落的短发,明眸皓齿,正坐在椅子上,看到张伟打量完了,起身笑吟吟的冲张伟伸出了手。

“在下秘藏,恭候多时。”年纪不大,语气不缓不急。

张伟象征性的握手,打开公文包,直截了当的拿出一个档案袋:“个人的详细资料都在这,唯一的线索是她在去年的今天买了张去往襄炀的火车票,然后就杳无音讯。找到她,我老板的唯一原则就是保密,因为她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居高临下的味道啊,不愧是大公司,秘藏心里嘀咕,嘴上问:“这么重要又需要隐晦的事情,贵老板为何找到我这个小小的门道上来啊?”

可能是你自开业两年以来已经帮20多对同床异梦的夫妻成功完成财产分割,因为每个委托人都得到了对方出轨的直接证据,以至于你在H市捉三行列赫赫有名?

张伟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大信封:“不知道老板在哪里听说了你的能力,这里是预付定金,用来支持你的调查行动。虽然我不觉得凭你能有什么发现,但我还是强调一点,如果你真的发现了什么,马上联系我,我们确定后你就可以拿到尾款离开,ok?”

“ok,ok!”秘藏点头答应,笑吟吟的送客户出门,按键放下电动的卷帘门,再横拉上一道自制深沟滑道铁栏用3把大锁牢牢锁死,关上店门。如果有比较记仇的“被害人”有能力搞开3把大锁来取自己狗命时,他会在那之前从容的挪开老板椅,掀开暗门,那是一条通向生还的地下隧道。

打开客户留下的档案袋,里面只有一张a4纸,上面是目标个人简历:程颖,女,43岁,未婚,毕业于xx大学,爱好读书,个人特长是一直读书,职业简历为2001年开始在“雏狮”集团公司实习到正式入职工作至今。照片上的女人普普通通,透着书卷气。

秘藏苦笑,想要在大城市混上一口饭吃,靠的是他20多年来在师傅毫无人性的魔鬼训练下得来的强健体魄和强韧意志。

多少个不眠不休的日夜,多少次顶风冒雪的攀爬在高楼大厦间。

金牌捉三很好当吗?

靠呗啦!如果被官府发现我在半夜趴在26楼的高层窗外,只为了从那窗帘的一点点缝隙拍到点真材实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不如直接被枪毙的好啦!眼下线索少的可怜,好在万事有它发展的理由,只要委托人给钱,那么发展必然会留下可用的痕迹。

秘藏打开笔记本电脑,很快查出一些简单的信息,程颖获有xx大学生物学博士学位,工作在“雏狮”集团下一个做生物科学研究的子公司,有趣的是这家名叫“一马”的子公司成立30多年以来一直没有发布任何科研报告,没有任何研究成果,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挂在集团名下,而且职工人数和经费投入在不断增加,爸爸想要他一马当先的冲锋,而他刀枪在手,却嗷嗷待哺,要我出阵,但门都没有。

奇怪呀奇怪,2年多来的狗仔生涯让他练就细嗅本领,这里面有大问题!嘿嘿,但这不关本狗仔的事,趋凶避谶,千里寻人的本事季胜可是教过我一点点,我只要注意这个一马公司就行了。

想到这,秘藏起身到货架上一番搜寻,终于在一顶“庄子巾”里翻出三枚大钱,一脸庄重的蹲在地上,合钱于双手中,嘴里念叨,上下摇晃,随意的往地上一抛,回想季胜教过他的理论知识。

拢共四根手指头的卦:开头都一样-出师有利,后面分别是大凶无吉、大凶小吉、大凶大吉和今晚吃鸡。

当年季胜一本正经的告诉他,说卜的时候心要诚,只要做好趋凶,这几个够你受用一生。

去年,秘藏被委托调查一名富豪,这家伙的安保相当缜密,约会情人出门都要3台车分3个方向去往3个酒店,几经周折也没能得逞,这把钱财是大、招牌更大的秘藏急的是抓耳挠腮、上蹿下跳,最终只能无奈祭出此法来死马当活马医,虔诚的在其中一路人马的方向扔出个今晚吃鸡,真就拿到了关键证据,保住了金字招牌。

出师有利,大凶小吉。“我靠!封建迷信!”秘藏气的跳脚骂道,笃定是季胜在玩他,10多岁的小孩崽子懂什么易经八卦,他还贱兮兮的说我一生祸患侵扰来着,大爷我现在吃香喝辣,在这大大的城市坐拥豪华商铺,再回想起季胜年纪轻轻牛逼哄哄的德行,你会算个六饼!

秘藏怒上心头,拽出一个双肩大包,开始往里狂塞装备:茅山的符箓带几张、整袋儿的糯米抓两把、纸扎的童子(没用 !)、祭用的长香(现在就求个平安)、铜溜的圣子(额,这个在国内用不上吧?)、瓶瓶罐罐的透明液体(过不了安检!)、灵寺的护符挂在脖子上、鬼怪奇异的泥偶小人放两边...直把背包塞了个满满登登,拿出手机上网订票,明天的飞机直达襄阳!对,飞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折腾完的秘藏躺在床上琢磨,有凶有吉就说明程颖这事可能有戏。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有钱能使鬼推磨,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呸呸呸,真不吉利,赶忙又给手腕上套了一串开光福珠。

张伟坐在车里,手中夹着烟,小店的外墙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污言秽语,不得好死这样的字眼在里面普通稚嫩,卷帘门上坑坑洼洼显然是被重物多次砸击后修缮的,门口堆着些破破烂烂,整一个看起来就是关门大吉的样子,只有商铺的牌匾正光瓦亮,因为那就是一块不锈钢板,上面刻四个字,秘、疯、宝、阁。

什么狗屁不通的名字,张伟摇摇头,扔掉烟蒂,驾车离去。

小说《时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