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小狂医

小说叫做《桃运小狂医》,是作者“认真摸鱼的王”写的小说,主角是陈凡陈虎。本书精彩片段:法官开口问道:“被告人说原告在进入其家中之时身上并没有伤,是否属实。”陈凡站在报告席上,双手被冰冷的手铐铐着,一双祈求的目光望向出席的证人。出席的证人是石花村村长陈发权和陈凡的邻居陈发展。陈发权看了一眼陈凡,接着说道:“事发当天,我看到万艳茹进入陈凡家时身上并没有伤...

精彩章节试读

七年前。

清河市第一人民法院。

法官开口问道:“被告人说原告在进入其家中之时身上并没有伤,是否属实。”

陈凡站在报告席上,双手被冰冷的手铐铐着,一双祈求的目光望向出席的证人。

出席的证人是石花村村长陈发权和陈凡的邻居陈发展。

陈发权看了一眼陈凡,接着说道:“事发当天,我看到万艳茹进入陈凡家时身上并没有伤。”

陈发展也跟着说道:“当天我看到万艳茹进入陈凡家的时候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陈凡脸色惨白,惊恐地看着二人。

“发权叔,发展叔你们在说什么呢?”

“你们在仔细想想你们是不是记错了。”

审判庭内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到陈发权和陈发展的身上。

“我们没有看错,万艳茹在进入陈凡家之前确实没有伤。”

二人又确认了一遍。

“发权叔我为村子做了这么多事,你为什么要害我?”

陈凡颤抖着声音问道。

陈凡是石花村为数不多的大学生,陈凡大学毕业之后果断选择回到贫穷落后的石花村创业。

经过陈凡自己的摸索,陈凡在石花村这片石漠化严重的土地上种植出了三亩砂糖橘。

陈凡种植的砂糖橘果园不仅有效的缓解了石花村土地荒漠化严重的问题还给村子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陈凡也被石花村的村民称为“石花村第一大能人”。

然而现在,曾经带领着村民致富的大能人却惨遭陷害,站在被告席上,百口莫辩。

只能接受以暴力手段强奸妇女的罪名。

最终经过清河市第一人民法院的审判,结果如下。

法官当庭宣判道:“被告人陈凡以暴力手段强奸原告万艳茹,且鉴于情节恶劣,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并且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共计人民币二十万元。”

砰——

法官的审判锤重重地砸了下来,陈凡就如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就此在监狱中度过了痛不欲生的七年。

陈凡家种植的三亩砂糖橘果园也作为赔偿,落到了万艳茹的手中。

现实生活中。

陈凡从一个水沟中爬了起来。

陈凡惊喜地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全部都好了,而且脑中多了许多中医治疗的方法和针灸的方法。

不仅如此,陈凡手中还多了一个紫玉葫芦。

看来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梦,陈凡真的获得了青霜上仙的医道传承。

陈凡紧紧攥住手中的法器,恶狠狠地说道:“一个不留!!!”

现在陈凡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回到石花村,复仇!!!

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过一段一半是泥巴一半是石头的路,就来到了石花村。

此时的石花村已经成为了兴街乡的砂糖橘种植示范村。

时间也到了十二月末,黄灿灿的砂糖橘已经压弯了树枝。

陈凡看着石花村将要成熟的砂糖橘,心中生起无限恨意,恨不得往这些砂糖橘上洒点农药。

陈凡继续往前走,只想尽快赶到家中看一看七年未见的父母。

陈凡家中。

“虎哥我求求你,放过我妹妹好不好。”

“她还在上学,我还能去卖血。”

陈凡的堂哥陈兵跪在地上哀求着陈虎。

陈虎是陈发权的儿子,仗着自己父亲在石花村的权利,在石花村无恶不作。

背地里石花村的村民都把陈虎叫做小老虎,大老虎则是陈虎的父亲陈发权。

陈虎一只脚踩在陈兵的头上,用陈兵的头当做烟灰缸,把手中的烟熄灭。

“你现在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你觉得你的血还值几个钱?”

“收血的人一听说是你的血,根本就不要。”

“哥,我不要你继续卖血了,这书我不念了。”

陈月流着眼泪看着被陈虎踩在地上的大哥说道。

陈虎重新点了一根烟,朝着陈兵的脸上吐了一圈烟。

“你妹妹都说话了,你这个做哥哥的还拦着做什么?”

“农村女的读书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要卖给别人家。”

“现在你妹妹正值十六岁,你妹妹长得又漂亮,去坤哥的会所里工作一定是抢手货。”

“最近会所里来了一群老板可喜欢你妹妹这样的年轻漂亮的女生了。”

“你妹这样的去了一个月起码能有一万,这不比你卖血强吗?”

陈兵抬头死死地盯着陈月,眼神中满是责备。

“小月你难道忘记你二哥和你说的了吗?”

“你哥我已经是烂骨头,一辈子注定走不出石花村。”

“但是你不一样,你可以。你可以像你二哥一样去读大学,看不一样的风景。”

“只要大哥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你去那种地方工作!!!”

啪——

啪——

啪——

陈虎边拍手边嘲讽道:“我可真感动呢,但是你这还欠我的两万块钱你要怎么办呢?”

说完陈虎把一张欠条死死地按在了陈兵的脸上。

陈虎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愿意让你的妹妹去会所工作也行,只要在这张纸上签一个字就行。”

说着陈虎掏出了另一张协议书。

一旁陈兵的父亲陈旗问道:“这张协议书是什么?”

陈虎耸耸肩,风轻云淡地说道:“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卖肾的协议书。”

在场的所有人瞬间脸色大变,惊恐地看着陈虎。

“哥你绝对不能能签,没了一个肾你还怎么活啊。”

“柱子你别签,二叔和你二婶也去卖血,一定帮你把这欠陈虎的两万还上。”

“小虎啊,你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求求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柱子让我代替你妹妹去会所工作吧。”陈兵的妻子张兰说道。

父母、妹妹、妻子、陈凡的父母,陈兵一个也放不下,陈兵怎么可能忍心让自己最爱的家人受到伤害。

陈兵望着自己的家人,又看了一眼陈虎和他的五个小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反抗陈虎,陈兵知道凭借残了一条腿的他和自己的父亲,陈凡的父亲根本就不是这六个年轻人的对手。

“可能......这一次真的没有办法了。”

陈兵咬着牙,颤抖着声音,声音弱到几乎听不见。

“我......签。”

“这就对了嘛!”

“早点把钱还上不好吗?你用剩下的钱还可以继续供你妹妹上学。”

陈虎一脸满意地说道。

陈兵手里握着笔,没读过几天书的他,唯一会写的字就是自己的名字。

可这一刻,望着那张写满看不懂几个字的白纸,陈兵恐惧了。

此时陈家的柱子,缓缓地倒了下来。

在场的人中女的已经哭成泪人,两位男的老人表情凝重,眼角挂着泪,却不敢哭。

陈兵泪眼盈盈地看着妹妹陈月说道:“小月好好念书,和你二哥一样去看看山外的世界。”

说完陈兵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在这时,陈家的门突然破开,一股寒风吹了进来,伴随着寒风的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

“外边我家院子里停着的那辆黑色越野车是谁的!!!”

“给老子站出来,我今天要废了他!!!”

陈凡回来了!!!

小说《桃运小狂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